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沈西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什么?”

    “这个东西,是你的吧?”宗辞直接将那枚挂坠拿了出来,问道。

    沈西一看见这挂坠,脸色顿时焉了,他如实点头,“是我的。宗队,这挂坠怎么会在你这里?”

    宗辞调出一张死者照片,平静陈述,“佩戴这枚挂坠的学生,就在今天下午,在晨光高中一号教学楼坠楼死亡。由于拍摄到的监控画面只有他一人,所以初步认定为自杀身亡。不过”

    “不过,宗队用灵力探过死者,发现他浑身上下都是黑色雾气,很有可能是邪祟入体,非正常自杀死亡。”流火接替着把话说完。

    沈西听见两人的话,暗自心惊。

    他想起上午见到学生时,对方的言行状态。

    越想越没底气,等到了最后,简直是一副要哭出来的状态。

    “我、我也太倒霉了吧”

    宗辞见他这样子,眉眼闪过一丝无奈。

    上个案子才结束不到一个月,如今接手的第二个案子,又和沈西牵扯上关系了

    谁能想到,会这么凑巧?

    “好了,先把事情给我说清楚。”宗辞并没有怀疑沈西。

    不过关于死者的任何一个线索,他都不能够遗漏和放过!

    沈西明白这是查案的必须步骤,没有反对。

    他心里正惴惴不安,但好在看对方的神色,并未怀疑到他。

    沈西轻呼一口气,将宗辞和流火带进店内,将上午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陈述了一遍,没敢有半点遗漏。

    “他和你说,这些天一直做恶梦?具体的内容有说吗?”宗辞抓住重点。

    沈西摇了摇头,“没说。我还以为他是鬼压床了,也没多想。”

    他现在深觉自责,如果不是他灵力修为不高,或许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了。

    “嗯。”宗辞也知沈西不会说谎,见他一脸愧疚的样子,莫名觉得不忍。

    “沈西,这事和你没关系,你的这枚妖族周岁挂坠,对寻常人说是个好东西。只可惜,死者面对的邪物大概灵力修为更高级。”

    沈西听见宗辞的劝解,转念一想,算是舒坦了些。

    宗辞见他脸色回转,也没多说。

    反倒是流火瞪大了眼睛:宗队什么时候学会安慰人了?

    想起以往冷冰冰的宗队

    呀,这世界真奇妙。

    恰巧这时,宗辞的手机打进来的一个电话。

    宗辞起身走至店门边,接通。

    两人不知聊了什么,期间宗辞还回头看了沈西一眼。被注视的沈西不明所以,却下意识地摆出一副乖巧的样子。不由在脑海中碎碎念

    宗队?嗯?看我做什么?是不是找我帮忙?

    正在接电话的宗辞忽然一怔。

    沈西这一脸‘乖巧等主人投喂’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好,我知道了。”

    宗辞快速挂断电话,重新走了回来,喊道,“沈西。”

    “啊?在!”沈西一脸茫然,匆忙起身。

    “这个案件由你帮忙协助,报酬和上次一样,要来吗?”

    这倒并不是宗辞的意思。

    其实,上回妖怪局局长得知沈西的分析能力后,就一直想要把他招揽进来。

    可惜沈西拿起报酬和罐头,就屁颠屁颠地走了。

    挥一挥衣袖,不留下一缕‘狗毛’,背影可潇洒。

    妖怪局局长见错过合适的机会,只好作罢。

    这回,一听说宗辞要办新案子,在电话里二话不说就提了这事。

    妖怪局上头那位领导的心性,宗辞早就有了领教。何况,他也觉得沈西的分析能力还算不错。

    于是,就在刚才的电话中,应了下来。

    被点到名的沈西愣了几秒,随即就小鸡啄米般地点头,“没问题!”

    废话!皇家深海罐头!还有十万报酬!

    谁不答应,谁就是傻子!

    ‘不傻’的沈西摇了摇无形中的尾巴,美滋滋地想着。

    宗辞见他一脸兴奋的样子,也没多话,“流火,你和沈西先去督察局,老傅在那里等你们。”

    沈西闻言,连忙追问,“宗队,你呢?”

    “我先去两个地方,迟点去督察局和你们汇合。”

    “哦,好。”

    晚上七点半。

    外出的宗辞终于回到了办公室。

    沈西和流火正拿着死者资料讨论,一见来人,立刻就放下手头的东西,“宗队。”

    傅晟临也走向宗辞,直接开口询问,“结果如何?”

    “和下午跳楼的叶闵一样,前几天跳楼而亡的两名学生,浑身上下也泛着不正常的黑雾。不过因为死亡时间长短不同,黑雾的浓度也有所不同。”

    由于死亡时间不长,所以另外两名学生的尸体都还未火化。

    刚刚宗辞就是去殡仪馆查探‘黑雾’这事。

    很显然,三名死者的情况是一致的。

    宗辞给自己倒了杯水,直接走向会议室,“都过来讨论。”

    对于他雷厉风行的做事习惯,三人早已有了不同程度的适应。

    等到四人都在会议室坐下,宗辞便环视了一圈,说道,“沈西,你先来说说。”

    沈西诧异,指了指自己,“我?”

    “对,就是你。我还没来得及看死者资料,你直接带过说一遍,顺便说说你的推测。”

    四人中,只有沈西见过死者之一的叶闵。

    沈西得了命令,也没有多耽搁。他直接带着资料走到最前端,认认真真地说道。

    “韩宁宁,十九岁,女,城西高中高三生,在周一从学校寝室顶楼跳楼身亡。”

    “木亦锋,十八岁,男,冰王高中高三生,在周二从学校教学楼顶跳楼身亡。”

    “叶闵,十九岁,男,晨光高中高三生,今天下午从学校教学楼楼顶跳楼身亡。”

    沈西一口气讲完基本信息,又道。

    “据目击者提高的消息,三名死亡学生在跳楼前,全部大喊‘我错了’,随即就从跳楼身亡。因为宗队探出的结果,可以初步断定,三人非正常死亡。而且,我在早上见过死者之一的叶闵,当时他亲口对我说,他最近被噩梦缠身。我观察过他,脸色很苍白且带着黑眼圈,他的话应该属实。”

    沈西停顿下来,不由自主地看向宗辞。

    他在此刻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一口气说了那么多

    “很好。”宗辞破天荒地夸了一句,“有猜测吗?”

    得了夸奖的沈西不免发愣

    他被宗队夸了?很好?宗队居然夸他很好?

    哇!自己果然很厉害了!

    沈西越想越觉得开心,眼睛亮亮的,微红着耳尖,“暂时还没有。我只是觉得,三名死者大概是什么东西缠上了,一直摆脱不掉。还有可能是被控制,所以才做出这样的举动。”

    “宗队,他们都是高三生,是不是学习压力过大了?”流火看着资料,猜测道。

    人的压力一大,精神状态和身体情况都受到影响,很有可能会被不干净的东西趁虚而入。

    还没等宗辞发话,一旁的傅晟临就否决了这点。

    “这三人家境不错,算是富二代。除了叶闵学习成绩还行,其余两人都是吃喝玩乐,不好好学习的主儿。何况,他们有家里人罩着,哪里来的压力?”

    沈西想起上午叶闵的金钱状况,赞同地点了点头。

    宗辞终于开了口,“这三人死亡前,最让人猜不透的疑点,是他们都说了‘我错了’。”

    “我错了?”宗辞若有所思,反问,“做错了什么?”

    三人一时答不上来,都选择了沉默。

    是啊!他们都做了什么?或者说,他们死前经历了什么?

    就在这时,傅晟临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喂?什么事?”

    “傅局!刚刚接到求助电话,路江区又有一名学生要跳楼!”

    作者有话要说:嘻嘻:我被夸了!对宗队摇尾巴![炫耀JPG]

    【感谢】伊然雪洛和白少泽的地雷,忘川9、Alice、木子酱、HENNIE1的营养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