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三人听完宗辞的这一长段,心中不免大骇。

    沈西堪堪回神,“所以,在邻省的陈繁没出事,是因为岳君明还不知道他的地址,无法跟踪拿到沾有他气味的物品?”

    宗辞点了点头。

    陈繁转学去了邻省,岳君明孤立无援,一时半会儿没办法前去跟踪。

    所以,陈繁只是暂时的、侥幸逃过一劫罢了。

    如果他们几人没有介入,如果叶闵等人都被当成普通的跳楼自杀。等到日子一长,总有一天就轮到了陈繁。

    “宗队!”沈西眉头紧皱,总觉得有些忐忑。

    “怎么了?”宗辞抬眼,看向他。

    沈西试图将自己脑海中晃过的想法连成一串,“我给叶闵的挂坠,不仅由妖族长老开光,还附上了我自己的灵力。”

    叶闵上午拿到挂坠,可在当天下午,他便被迫‘跳楼’死亡。

    妖族给新生儿的玳瑁挂坠,居然丝毫不能阻止言灵!

    “人的怨恨有多强,言灵的能力修为就有多高。”沈西看向宗辞,“所以,岳君明的恨太深了。宗队,他不会善罢甘休的!”

    几乎只是一瞬,宗辞就明白了沈西的想法。他微微色变,正欲开口,办公室内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宗辞随手接起电话,“喂。”

    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带着急切的哭腔,“是、是宗队吗?我是黄秋,我们家霖霖又不见了!”

    岳君明的恨太深了。

    池霖‘跳楼’未遂,他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正是沈西刚刚未讲完的话。

    今天下午在医院,他们还特意嘱咐池霖不要乱走动。在清醒的情况下,心中有数的池霖绝对不会闹失踪。唯一的可能是他又被控制了!

    附在池霖体内的庇护术,短短不到两天,居然就失效了?

    宗辞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直接电话丢给傅晟临,“安抚住她。”

    “流火,你去妖怪局找人帮忙。沈西,跟我去找岳君明!”

    “好。”三人应得飞快,心里的想法出奇的一致。

    尽快找到岳君明!这事不能再拖了!

    是夜,九点刚过,正是整个金都最热闹的时刻。

    各色灯光交织,伴随着车流喧嚣,形形色色的人群,或笑或闹。如同一个巨大的剧场,每晚都在上演着千百种人生。

    只是灯越亮,夜越黑。

    那些丑陋孤独、恨意怨念、嗜血暴力的一面,都被隐于黑暗之下。

    人心一旦被浸染,就会衍生出可怖的行径,直至万劫不复。

    沿河街,时代嘉园。

    “奇了怪了,怎么突然起风了?”路人打了个寒颤,快步离去。

    正巧赶到楼下的宗辞和沈西,几乎顷刻就察觉了不对劲。

    沈西一哆嗦,“宗队,这股邪风”

    “去顶楼。”宗辞沉声道。

    情况,远比他想象得要严重。

    两人才步入电梯楼道,两名维修工的声音就传了出来,“这些线路都好的,电梯井里也没问题,怎么突然就停了?”

    “再、再检查一遍吧。”

    “都已经是第三遍了”

    沈西环顾一圈,快速作出反应,“宗队,楼梯!”

    两人越往上走,越是感受到了邪气。

    沈西此刻正觉得浑身冰凉,要不是因为任务急切,他是打死不愿意往上走的。

    “宗队,岳君明肯定在这里!”沈西跟着宗辞,快速向上攀爬!

    时代嘉园最高层是十二楼,而在这之上,是封顶平台。平台上的小仓库,前段时间被人租了出去。

    这个租客,正是岳君明!

    平台和十二楼之间,用厚重铁门隔着。

    “让开。”宗辞右手掌心挥出一抹蓝色灵力,直接将铁门掀了开来。

    一股黑色雾气顷刻就涌了出来。

    黑暗中,两人的身形被隐去了大半。

    沈西本就觉得浑身不得劲,如今一弄,更是觉得心慌,“宗”

    “在这。”手臂忽然被人拉住,只是轻轻带他往前走了两步。

    沈西终于看见宗辞,却见他脸色严肃得可怕。

    他下意识地就顺着宗辞的视线探去,眼前的情形却让他莫名觉得大骇。

    整个平台上,只有一盏高灯,黄色的光线算不得亮。

    而在灯光底下,正躺着一个人,穿着医院的病人服,倒地不醒。

    是池霖!

    沈西一慌,立刻朝前走了几步,却被宗辞给拉住了。

    “地上有东西,别轻易靠近。”

    宗辞随便使出一抹灵力打在地上,顿时就激起了一丝红色雾气。直到这时,沈西才看清,周边的地面上,画满了红色符文。以池霖为中心,形成一个圆圈。

    雾气散发,沈西一下子就闻了出来,“是人血。”

    宗辞仔细分辨着血符,神情越发凝重,“以血为界的血灵大阵。”

    以下咒者的鲜血为符,以活人为祭品。召唤出比言灵更恐怖的血灵,为己所用。

    阵法一旦开启,就必须为血灵持续提供新鲜人血。

    如果停止供应,这些妖邪的血灵就会把下咒人给吞噬!继而失控,威胁到普通人类!

    这个阵法咒术失传已久,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你们到底是谁?!”身后突然传来声响,阴森尖细。

    沈西和宗辞双双转身。

    一个细瘦的少年正坐在轮椅上,他的身侧还晃动着一道模糊的黑色身影,由雾气形成。

    “岳君明?”沈西暗自吃惊。

    他之前看过岳君明的照片。照片上的少年笑容腼腆,身形虽然看上去单薄,却也健康。

    可现在,竟然成了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你们认识我?”岳君明打量着两人,忽然反应过来,“你们不是普通人,上次救下池霖的,是你们?”

    这段时间的经历,让岳君明相信了这世界上有灵异鬼怪的存在。

    “岳君明,趁早收手。这些东西,不是你一个普通人能碰的。”宗辞终于开了口。

    “普通人,不能碰?”岳明君笑了笑,眼中的阴森寒意却清清楚楚地显现出来,“我不是已经碰了吗!”

    说罢,他的口中就默念了一道术语,地面的血色结界突然升起红光,慢慢生出血雾。

    “啊!”池霖忽然睁眼大喊,极度的痛苦又让他骤然昏死过去。

    “言灵,动手。”岳君明吩咐道。

    他身侧的那道黑影,飞速朝着宗辞移来。

    “沈西,退开!”

    眼下的情况,宗辞无法一心二用。他必须控制岳君明,让他停止念咒术才行。

    沈西撤身,回头一看,发现第一个血灵从结界中冒出,生成的速度极快!

    宗辞和沈西,一看就是前者比较具有威胁。

    岳君明的眼中隐隐约约闪出兴奋的光芒,毫不犹豫地下了命令,“杀了他。”

    血灵应声而上。

    宗辞才解决了普通言灵,却又被更强劲的妖邪血灵缠上,一时无法靠近岳君明。

    可是,只要阵法还在启动,血灵就会源源不断地形成。

    再拖下去,不仅池霖会死,就连宗辞自己都会陷入苦战。

    沈西见此,焦急不已,心中陡然涌出一个想法。

    阵法形成血灵,只有破坏了阵法,才能帮得了宗队!

    他看着布满红色雾气的结界,握紧拳头,猛然冲了进去!

    只是几秒,血色雾气就全落在他的身上,皮肤上腾然升起灼感。沈西被疼得无法呼吸,就连眼睛也无法睁开。

    沈西倚靠着记忆里的位置,摸到了池霖,将他扯出阵眼。

    阵眼的‘祭品’移位,周围的血雾结界终于得以消散。

    原本还在念咒术的岳君明,喉咙猛然涌上一股腥味。他看向远处倒地未动的沈西,眼中腾生出一股强烈的恨意。

    就差一点

    “给我杀了他!”岳君明下了咒令,原本还在攻击宗辞的血灵陡然转移了方向,直接冲向了沈西。

    沈西全身上下都泛着灼热痛感,他艰难睁眼,却连神智都还不清晰。转眼间,一抹红色的血雾直接冲入了他的体内,疼得他骤然大喊,“啊!!!”

    后方的宗辞瞧见这一幕,眸中平静不复,“沈西!”

    作者有话要说:嘻嘻:大家别担心我哦[乖巧JPG]

    【感谢】星之灵的手榴弹和地雷,desperato10、白止家的樱芷8、每攴和何泽有鱼1的营养液。

    祝小可爱们元宵节快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