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只是一瞬,沈西的身上猛然爆发出一阵耀眼的白色灵力,将他彻底包围在内。

    宗辞硬生生止住步伐,有些惊讶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白光还在不断地扩大,甚至将地上的血色符咒都笼罩在内。

    整片天台,如同白昼。

    虽然宗辞能够清楚地感觉到,眼前的这团灵力纯粹极致,丝毫不带任何的邪力。

    而且好像是源于沈西本身?

    慢慢地,白色灵力消失不见,沈西的身影重新出现在宗辞的眼前。

    “沈西?”宗辞快步而去。

    “嗯?”沈西还趴在地上,有些艰难地抬头,“宗队”

    单听声音,虚弱得很。

    宗辞顿了顿,伸手将他拉起,“还好吗?”

    “没、没事。”沈西脑袋晕乎乎的,乍一听宗辞这轻声问话,有些反应不过来。他下意识地低头,看见自己的情况,更懵了。

    怎么回事?

    他明明记得,之前身上被血雾弄得体无完肤,还被血灵击中伤害。

    可如今,他却完好无损。好像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错觉?

    “宗队,我怎么?”沈西之前的意识太过混乱,显然没弄明白,那短短几秒间发生的事情。

    宗辞见他无恙,心中逐渐升起疑惑,盖过了那一抹无从察觉的心慌。

    他没多说,只道,“没事就好。”

    现如今,言灵和血灵都被解决,而血灵阵法也被破坏。

    一个普通的岳君明,自然没有多大威胁。比起他,如今正倒地不起的池霖,才是最让人担忧的。

    “你去看着岳君明。”宗辞看向池霖,蹙眉道,“我去看看池霖的情况。”

    “好。”沈西应道。

    他正暗自觉得无力疲惫,让他看着岳君明防止逃跑,还算轻松。

    此刻,岳君明正坐在轮椅上,却也没了逃跑的想法。

    他原本的依仗,就是言灵和血灵阵法而已。如今这两样东西,双双被毁。他一个双腿无法站立的普通学生,自然是什么都做不了。

    沈西走到他的身边,喊道,“岳君明。”

    岳君明将头转到一遍,狠声道,“要杀我就尽快,别磨蹭!”

    沈西直接盘腿坐在地上,抬头看着他,“我们不会杀你。”

    “不会杀我?”这回轮到岳君明吃惊了,他紧皱着眉头,满脸不信,“我招来了言灵,杀了三人。”

    “我知道。”沈西点头,“你招来言灵,动用言灵妖邪杀了人。我们妖怪局对付得是妖怪,至于你,要交给人类督察局去管。”

    这番话,倒没说错。

    岳君明眼中透出一丝不屑,却又很快沉寂下来。

    沈西看着他,认认真真地说道,“岳君明,他们是错了。但是你父母的事情,是个意外。”

    闻言,岳君明的双手顿时握紧轮椅两层的扶手。

    他浑身上下透出浓浓的怒意,目眦欲裂,大声喊道,“不是!就是他们杀的!为了帮他们的孩子掩盖罪行与不齿!”

    他看着岳君明的样子,彻底确认了他滔天怨恨的由来。

    腿伤只是开端,父母的逝世才使得满腔恨意爆发!

    而他把这场意外,当成了人为。

    他需要一个发泄口,以命换命,或许是他想到的极端办法。

    “不是!就是他们!”岳君明大喊着,极力争辩,还试图从轮椅上站起来。

    “我们在彻查你的消息时,就确认过了,车祸是个意外。我没有理由帮他们骗你。”沈西再一次认真复述。

    岳君明死死地盯着沈西,企图从他的眼睛里寻到一丝一毫撒谎的痕迹。

    但可惜,他失败了。

    “那也是因为他们,才会引发的这一切!”岳君明仍不死心。

    沈西没有反驳。

    如果不是叶闵等人的暴力行径,导致岳君明双腿残疾,岳的父母也不会拿着他的病例奔波,以致于出事死亡。

    “如果不是他们,我根本不会像现在这样!”岳君明全力嘶吼出这一句,才无力地靠在轮椅上。

    他双手捂住脸颊,低声喃喃,“我根本不会像现在这样”

    “我也不想像现在这样”语带哭腔。

    沈西沉默着没有回答,他伸手,轻轻触上岳君明颤抖的肩膀,无声安抚。

    池霖总算有了微弱的呼吸,宗辞不敢耽误,直接将他抱起。

    沈西看见这一幕,顿时爬了起来,凑到宗辞的面前,“宗队!我帮你背他!”

    “不用了。”宗辞瞥见沈西苍白的脸色,断定道,“以你现在的力气,背不动他。”

    “哦”沈西地应了一句,突然觉得有些失落,“你要带他下楼吗?”

    宗辞察觉出了他的情绪,下意识地解释,“救护车上不来,池霖的情况还不稳定,我要先带他下楼。”

    “那我呢?”沈西眼巴巴地问道。

    像被主人丢弃的小狗狗。

    宗辞莫名觉得无奈,却又止不住上扬的嘴角,“你今天表现很好。”

    沈西突然睁大眼睛,满脸不可置信。

    宗、宗队笑了?!

    还、还夸我表现好?!

    “你看着岳君明,我先下楼。电梯还没修好的话,我让人上来带他下去。”宗辞止住笑意,不放心地嘱咐了一句。

    “嗯嗯!”沈西连连点头,开心不已。

    宗辞没再多说,带着池霖下了楼。

    夜风吹过,带来丝丝寒意。

    岳君明木然地望向夜空,没有任何多余的举动。沈西留在岳君明的身侧,全然沉浸在宗辞刚才的那句夸奖中。

    谁也没有注意到,一抹黑色雾气从岳君明的身体里溢出,钻进了沈西的体内。

    沈西莫名觉得浑身冰凉,甚至还有止不住的心慌。他才刚喘了一口气,就有人走了上来,“沈西是吗?宗队的命令,让我们带岳君明下去。”

    “哦,好。”沈西起身,拍了拍岳君明,后者没有反应。

    沈西无奈,只好将他交给工作人员。

    两名工作人员将岳君明连同轮椅一起搬下台阶,沈西紧跟在他们的身后。

    忽然间,沈西的瞳孔掠过一丝血色,停了下来。

    其中一名工作人员回头,见他停在原地,不解道,“沈西,你不走?”

    “不好意思,你们先走吧,我迟点下来。”

    声音平静到没有一丝波动。

    说罢,沈西就自顾自地转身走了上去。

    池霖和岳君明,一昏迷一沉默。宗辞看着被带上警车的岳君明,眼底闪过一丝阴影。

    有关于言灵和阵法的咒术,已经禁传许久,怎么会突然被一个普通学生知晓?

    宗辞虽然还留着疑问,但并不急着审讯。

    至于池霖和陈繁,他们虽然还活着,但曾经所犯下的暴力行径,是躲不掉的。傅晟临已经将此情况,重新上报给领导人员,最后的结果还在定夺中。

    等到警车离去,有了空闲时间,流火这才跑到宗辞的身边,问道,“宗队,你和西西没事吧?”

    流火之前得了宗辞的命令,去妖怪局找人帮忙。

    可是这才刚刚带了几人过来,宗辞这边就已经结束了。

    “没事。”宗辞如常回答,脑海中却忽然浮现起一个画面:沈西浑身是伤地倒在地上,血灵着冲进他的体内

    宗辞看了一圈,蹙眉问道,“沈西呢?看见他了吗?”

    “西西?”流火来回看了两眼,摇了摇头,“没看见啊!我来这之后,就没见过他。”

    话音刚落,一旁的妖怪警员急促喊道,“宗队!顶楼边上是不是有人!”

    几人相继抬头望去,却由于天色过暗,分辨不清。

    所幸车内有悬空照明灯,见有需要,有人立刻将其拿来,升了上去。

    灯光的亮度很足,一升到顶楼,就照明了这个视野。

    宗辞看清上方边缘的人影,顷刻沉下脸色,凝肃不已。

    一旁的流火也反应过来,慌乱大喊,“西西!你别闹了!快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嘻嘻:小可爱们今天也别担心我[乖巧jpg]-

    【感谢】阿湛大魔王8、星之灵2、白少泽和风雪夜归人的地雷。玄之又玄10、白止家的樱芷8、戏中人5、每攴和何泽有鱼的营养液-

    【备注】言灵一词最早出现在霓虹,本文因剧情需要,查阅百度后,加以修改运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