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眼前是茫茫一片的黑色,空旷寂静。

    夜风刮在耳畔,呼呼作响,带着不知名的冷意,直钻进体内。

    从前的一切,在脑海中席卷而来,反复冲撞着神经。

    恐惧、孤寂、寒冷,全部涌入他的体内。

    沈西怔怔地看着楼底,也是漆黑一片,如同深渊。只要往前一步,就会坠入这片黑暗,万劫不复。

    只要迈出去,就没事了。

    “迈出去,就没事了?”沈西喃喃重复着脑海中的话,眼神空洞。

    他尝试着往前迈了一步,俯瞰着底下的黑暗。

    “沈西,你给我站住!”熟悉的声线忽然从身后传来。

    沈西怔了几秒,木然转身,身子晃动着,几欲后坠,令人心惊。

    宗辞正站在门口,眉眼间带上了难以察觉的忧虑,“沈西,过来。”

    这样的语调,少了平日里的淡漠镇静,反倒多了一丝柔软。

    沈西看着他,原本无神的眼眸闪过一丝波动,“宗队?”

    “是我。”宗辞往前迈了一步,步伐小心缓慢,“你先过来。”

    更像是耐心细致的哄劝。

    “我不过去!”沈西拼命摇了摇头,眼眶却迅速泛红,“他们都不喜欢我,我永远都是一个人。”

    委屈难过的,令人心疼。

    “沈西,到我这边来。”宗辞眉头紧锁,慢慢走近。他知道,沈西是被邪物控制了。

    流火等人站在宗辞身后,不敢出声。

    他在说谎,没人喜欢你,你永远都是一个人。

    你看看,他们就站在原地,没有人上前阻止你。

    往前一步,跳下去,一切都结束了,你不用再痛苦了。

    脑海中一再回荡起这些话语,带着蛊惑至极的杀意。

    一时间,痛苦不堪的过往再度席卷了他的心神。

    “宗队,没人喜欢我,你们也是!”沈西抬眸看向他。

    眼神中的痛苦让宗辞呼吸一滞。

    只是一眨眼,沈西便猛然后退,跌落。

    “沈西!”宗辞想也不想,紧跟着纵身跃下。

    “宗队!”“宗队!”流火和另外两名妖怪局的人员惊得大喊。

    三人急忙冲到顶楼边上,向下望去。

    一只身形巨大的白狐悬空出现,浑身释放着耀眼的蓝色灵力,坠楼的沈西被包裹在中央,正缓缓往地面降落。

    “宗队和西西没事,我们快下去!”流火最先反应过来,转身冲向楼梯。其余两人也跟紧下了楼。

    一楼平地。

    宗辞恢复人形,第一时间看向沈西,对方正倒在他的怀中。

    沈西苍白着脸色,紧闭双眼,死死咬住嘴唇。

    他虽然一言不发,但此刻轻颤的身子,足以表明他的状态。

    “沈西?”宗辞动了动身子,没敢将沈西推开。

    认识沈西以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对方如此脆弱的模样。

    不知为何,宗辞竟觉得自己有些无措。

    “宗队。”沈西终于开口,声音弱弱的,带着难以忽视的哭腔,“对不起,我好像惹事了”

    沈西才从巨大的恐惧中堪堪回神,一时还有些茫然。

    方才在楼顶,真实的记忆强制性地出现在他的脑海中,伴随着无穷的孤独和寒意,让他根本无从逃脱。

    如果不是宗辞及时拉住他,后果不堪设想。

    “我不是故意的,可我挣脱不出来”沈西睁眼,对上宗辞的双眼,小心翼翼地解释,身子还在不由自主地颤抖。

    明明还恐惧得要死,却还要强耐着去解释,生怕对方因此讨厌自己。

    宗辞伸手,抚了抚他凌乱的碎发,撇开这个话题。

    “你没事就好,不怪你。”

    “宗队!西西!”流火边跑边着急询问,“你们没事吧。”

    宗辞看见来人,又见沈西此刻的状态,直接一把将对方抱了起来。

    “宗”

    “待着别动。”宗辞发话,短短几字,没了往日的淡漠感。

    他的身上传来淡淡薄荷味,就像是一剂安定,让人觉得舒心不已。脑中的混乱终于沉淀下去,渐渐恢复了清明。

    他太累了,实在没有力气去故作无恙。

    沈西偷偷捏住宗辞的衣料,闭眼低声念道,“嗯。”

    等到几人走近,宗辞也没有多做解释,直接下了命令,“不早了,回去。”

    说完,就带着沈西,率先入了车内。

    电梯。

    沈西闭眼依偎在宗辞的怀中,没有动弹,只是偶尔发出一声梦呓。

    模样看上去,乖巧安静。

    宗辞垂眸看向他,一言不发。平日的淡漠感在此刻毫不显现,身上反倒多了一丝陌生的温柔。

    宗队对西西?那么温柔?

    流火正暗自吃惊,却不敢出声说话,他将自己缩在电梯角落,默默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他总觉得,宗队和沈西之间有着一种难以插入的温馨感。

    作为一个合格的小跟班,流火果断选择‘眼盲’,等电梯一开门,就快速溜了出去。

    等回到家中,宗辞看着客厅内的沙发,停住了脚步,眼中现出一丝犹豫。

    怀中的沈西动了动,还紧锁着眉头,看上去睡得并不安稳。

    宗辞顿了顿,终是移动步伐,将他带入了卧室内。

    他将沈西安置在床上。

    突然离开了温暖的怀抱,沈西乍一惊醒,慌乱中紧紧抓住了宗辞的手。

    骤然惊醒过后,眼中便徒剩迷茫和无措,沈西懦懦地开口,“宗、宗队”

    “是我。”宗辞也没挣脱对方的接触,反倒将一旁的被子拉过,轻轻盖在他的身上,“睡吧,有什么事情等明天再说。”

    “那你呢?”沈西困极了,却还强撑着眼皮不敢入睡。

    宗辞对上他湿漉漉的眼眸,一怔。

    “宗队?”沈西移到他的指尖,捏住晃了晃,悄咪咪地提醒。

    微凉的触感从指尖传来,蓦然引发出一丝情愫,却又短暂得如同错觉。

    宗辞稳住心神,目光却略略柔和,“等你睡着。”

    轻声低缓,呢喃在耳。

    那你呢?宗队?

    等你睡着。

    沈西莫名觉得有些害羞,却又不知道从何而来。他拉上被子,盖住了有些发红的脸颊,只露出一双眼眸。

    亮晶晶的,又见昔日的光彩。

    “宗队,晚安。”

    声音透过被子,听上去闷闷的,却又透着一点可爱。

    宗辞见他如此,总算打消了最后一抹忧虑。他失笑道,“嗯,晚安。”

    第二天一早。

    沈西悠然转醒,经过一个晚上的良好睡眠后,他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不少。

    “啊~~”沈西惬意地在大床上伸了一个懒腰,这才翻身坐了起来。

    陌生的房间格局,让他有些发懵。

    直到宗辞推门入室,他才将昨晚的事情回想起来,“啊!宗队!”

    沈西着急起身,膝盖一不小心碰到床角,磕得生疼。

    他快速揉了揉,再度着急地朝宗辞走去,“宗队早安。”

    “嗯。”宗辞微微额头,上下看了他一眼,问道,“没事了?”

    “没事了!”沈西点了点头,为了让对方信服,还特意原地转了个圈。

    想起昨晚的事情,满心愉悦,总觉得两人的关系更近了一步。

    宗队新晋小跟班,非他莫属!

    沈西美滋滋地想着,早就将昨日的恐惧抛之脑后。

    哪知宗辞下一秒就走近柜子,拿出一套干净的床套,递了过去,“拿着。”

    “啊?”沈西接过,一时还反应过来。

    宗辞倚在衣柜边上,神情如同往常,却显出一股惬意。

    他挑眉,理所应当地指示道,“把被套全部换掉。”

    “啊?”沈西疑惑更重。

    “昨天在楼顶折腾了半天,你连澡都不洗,就上床睡觉。”宗辞的话简略而又直白,“脏死了。”

    早起第一件事情,就是被宗队嫌弃。

    沈西的‘尾巴’啪嗒一下,顿时不晃了。

    眼见对方神情的转变,宗辞伸手抵了抵唇部,掩盖了自己上扬的嘴角,“你自己回头看看。”

    沈西闻言,侧身看向床上乱糟糟的被子,显然是被他蹂躏所致,突然有些不好意思。

    “宗队,我、我错了!我马上就给你换好!”认错态度十分诚恳。

    宗队那么爱干净的人,愿意把床让给他睡,简直太好了!

    嗯,继续对宗队摇尾巴!

    沈西在心里肯定了这点,手脚麻利地换了起来

    下午,督察局。

    “宗辞,沈西,你们来了。”傅晟临走了进来,后头还跟着流火。两人才去审讯了岳君明。

    宗辞点了点头,直接开问,“问出来了吗?”

    “嗯,岳君明全招了。”流火接话道,主动将一切告知两人,“岳君明的父母双亡后,他便一直独居。大概人生突然发生变故,又无人开解,才导致他的偏激。”

    双腿被废,父母去世,原本还算平静的生活突然被打破。

    岳君明只是一个高中生,一时就走上了岔路。

    “他虽然一直怨恨,但明白自己做不了什么。可在一个月前,他说他的出租房内,突然出现了一个陌生男子,给了他一页黄布。”流火讲到重点,“黄布上,正是有关于招呼言灵和血灵阵法的咒术。”

    “陌生男子?”沈西疑惑道。

    “岳君明说,对方隐去相貌,看不真切,不过应该是个妖怪。而且,是对方要求他,以跳楼这样的极端方式报仇。”傅晟临接话道。

    宗辞神色严肃,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流火见没人说话,便继续开口陈述实情。

    岳君明带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开始召唤言灵,由于心中的怨恨一直存在,半个月后,他的言灵产生了。岳君明心里既是惊恐,又是兴奋。

    也是那个时候起,他的性格变得极端,心中腾起杀意,一发不可收拾。

    由于地区的限制,他只能跟踪在金都内的叶闵等四人,等到收集完他们的物品后,才开始命令言灵附身,开始了一系列的报复行为。

    他太过心急,一连几天的操作,让他最后控制池霖时,没能让言灵完全附身。

    所以,才会让赶到的宗辞和沈西,救下来池霖。

    岳君明第一次尝试到失败,不甘心的他为了得到更强大的助力,开启了血灵阵。

    “岳君明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了,讲话很斯文。我看他今天的样子,倒不像是个杀意滔天的人。”流火感慨道。

    宗辞终于开了口,“池霖的情况怎么样?老傅,他们的事情,你们打算怎么解决?”

    “这一次,池霖的身子受损严重,即便是好全,估计也会很虚弱。”傅晟临叹息道,“至于岳君明,我已经向上级汇报,从今天起,会有专人看着他。”

    “还有,关于校园暴力的事情,上级很重视。池霖和陈繁两人犯下的事情,也会重新审问。”

    罪不至死,但不可免。

    明明是校园暴力的受害者,到头却杀害了人。

    明明是校园暴力的实施者,到头却被人伤害。

    彼此毁了对方的人生,其余的,什么都没有剩下。

    “西西,你还好吧?昨晚,可把我担心坏了。”流火想起昨晚的一幕,担忧道。

    沈西摆了摆手,直接搭住流火的肩膀,感激道,“没事啦,就是昨天对付岳君明的时候,被血灵附身了,所以意识不清醒,做了傻事。”

    沈西很自然地将这事归咎到了血灵身上,“幸亏有宗队在,救了我!”

    宗辞听见这话,眸中闪过一丝复杂。他见对方状态无恙,终是隐去了未出口的话

    作者有话要说:嘻嘻:我睡到宗队床上去了![举杯庆祝jpg]

    【感谢】贴心小可爱4、白少泽和伊然雪洛的地雷。伊然雪洛20、喵呜10、南清2、何泽有鱼、HENNIE和言希的营养液。

    【推基友文】《主播天天被狗咬》by痴嗔本真:温良美食老板受和心机兔崽子攻的故事

    妖界大佬陆锦川活了上千年,却在人间做起了网络直播讨生活。

    凭借着当年从皇帝那儿坑蒙拐骗来的一手满汉全席,从此牢据直播大站榜首,发家致富。

    偶然之下大佬捡到了一只狗子,从此开始了鸡飞狗跳的妖生。

    天天直播都要担心家里的狗子露出马脚,心很累了。

    “妖佬大大家的撕家总爱舔主播”

    “妖佬大大我想来你家蹭饭吃!”

    无数弹幕之中,划过一条低调的半透明字幕

    “妖佬大大做的饭真的很好吃~(≧▽≦)/~”一头帅气的阿拉斯加面无表情地一爪一爪按着键盘,打下一行字,按下回车键,发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