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沈西变回了本体,蜷缩着身子,躺在毛垫上。

    夜色已晚,困意沉重。

    他的眼皮不停地耷拉下来,却又不停地强撑着睁开。

    就这样来回了数十次,沈西终是不敌连日来的疲惫与睡意,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黑暗中,熟悉的记忆纷至沓来,裹挟着内心深处的恐惧与孤寂。

    “嗷呜”

    “呜”

    低低的梦呓携带着哀求,听上去弱小无助。

    只是在这狭小的隔间中,没有任何人能够听到他的低弱哀求。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直至墙上的小窗透进白光。

    毛垫上的狗子才艰难睁眼,“嗷。”

    很快地,就化成了人形。

    沈西起身站立,双腿却一阵发软,往后跌撞在了墙壁上,引起些许声响。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果不其然,皆是冷汗。

    “又是这样。”沈西想起梦中的情形,伸手捂了捂脸。

    他默默站立了许久,才进了卫生间。

    镜子里映着他的身影,原本光彩熠熠的双眸如今却透出止不住的疲惫,了然失色。眼下的乌青一天比一天厚重,就连皮肤都显得暗淡了几分。

    自从岳君明的案子破除后,已经整整七天了。

    从第一天开始,一直到现在,每一天都会重复上演的残酷而真实的梦魇。

    只要一旦入睡,他就被锁进了那座巨大的监狱,四周都是斑驳可怖的记忆碎片,不可分割的痛苦和恐惧将他牢牢固定,挣脱不得。

    沈西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这事,努力想办法克服。

    但无论如何,都难以抵挡。

    睡眠质量大幅度地降低,让沈西整个人都变得浑浑噩噩,茶饭不思,就连性格都变得暴躁起来。昨天,一向好脾气的他还和旁人起了口角。

    沈西深怕自己又会控制不住,干脆闭门关店。

    可这恶梦的影响力,显然已经超出他的预料了。

    沈西给自己倒了杯热水,坐在桌子上,安安静静地喝着。

    他眉头紧皱,脑中一直在考虑这事,“找宗队问问?”

    不出一秒,他就自我否定了,“万一是我的原因怎么办?还是别麻烦宗队了?”

    正当沈西万分苦恼的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沈西一见是熟人,立刻就将电话接了起来,“喂!流火!”

    “西西呀,你今晚有没有空?”流火的声音透过电话传来,听上去乐呵呵的。

    流火是沈西少有的朋友,沈西对他很重视,他强打着精神回复道。

    “怎么了?有事需要我帮忙吗?”

    “不是!你还以为我们每次找你,都是要办案子呀?”流火调侃了一句,“你之前不是帮我们破了两个案子吗?所以傅局出面,说是要请你吃饭。而且”

    流火停了停,声音突然降了不少,“而且,我们要把聚餐办在宗队家。是傅局出的主意,你先别告诉宗队。晚上有空的话,你直接来就好!就我们四人,没有外人。”

    一听见‘宗队’两字,沈西总算是来了精神。

    也好,趁着今晚的见面,把这事和宗队讲讲。

    “好的,我会准时去的!”

    “今晚六点哦!我会让傅局多给你准备肉食的!”

    连日来的阴郁心情终于消散了些许,沈西笑道,“好的,要很多!”

    “肯定的!”

    和流火挂了电话,沈西这才定了心神,他将自己收拾干净,出门吃早饭去了。

    晚上六点整。

    沈西来到宗辞家门口,满怀期待地按下了门铃。

    没过多久,门就被打开了。

    沈西一看见来人,顿时就咧开笑容,“宗队!好久不见!”

    宗辞穿了一件简单的黑色长衬,简简单单的,却别有一番味道。他倚靠在门边,单手带着门把手,挑眉看向他,似笑未笑。眼中带着适时的惬意,足够吸引人。

    宗队果然很好看。

    沈西一瞬间就冒出这个念头。

    紧接着,他就闻到了屋内的肉香,“好香啊!”

    流火急急忙忙地赶到宗辞边上,对准门外的沈西招呼道,“西西,快进来!”

    “啊?哦哦!”

    宗辞神色明了,很显然,沈西是被傅晟临和流火喊来的。两人瞒着自己买了食材,一等他回家,就‘强制性’地涌了进来,根本就不给他拒绝的机会。

    宗辞见两人兴致勃勃要庆祝,自己又不用做事,也没了反对意见。

    干脆待在了客厅,再然后,就等来了沈西。

    流火一声招呼,倒是同时提醒了两个人。

    宗辞默不作声地后撤了一步,沈西趁机溜了进去。

    “真的好香啊!”沈西耸了耸鼻子,再一次夸奖。流火贴近他,说道,“傅局主厨,我打下手!西西,你有口福了,傅局做的东西可好吃了!”

    沈西看了一眼宗辞,嘿嘿两声,立刻跟着流火溜进了厨房。

    厨房紧贴着餐厅,餐桌上已经摆了几道菜肴。

    糖醋小排、鱼香肉丝、宫保鸡丁、清炒时蔬、粉蒸肉

    香气四溢,刺激着他的嗅觉。

    沈西咽了咽口水,脸上满是兴奋。

    看着傅晟临在厨房忙碌的身影,顿时崇拜道,“傅局,你也太厉害了吧!”

    傅晟临转身看向两人。此刻的他将制服的袖口弯起,还带了围裙,一副居家好男人的样子。和平日给人的印象简直天差地别,“还有一道菜,你就别进厨房了。流火,过来帮忙。”

    “好!”流火接应道,转而就对沈西落下一句,“西西,你先去客厅吧。”

    沈西自知帮不上忙,又想起近日困扰着他的梦魇,也不犹豫,直径转身去了客厅。

    宗辞正拿着坐在客厅沙发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着沙发边缘。

    沈西细心地注意到这个动作,下意识地放轻了脚步。

    宗队在想什么?

    还没等沈西靠近,宗辞就回了神。两人视线一对,沈西也不同他客气,直接问道,“宗队,你在想什么?”

    宗辞定定看着他,用眼神询问。

    “我见你刚刚在敲手指。”沈西伸出右手,特意弯了弯手指,自信道,“你一陷入思考就会这样。”

    见自己思考时的动作被人察觉,宗辞勾了勾唇,低声道,“坐吧。”

    沈西欢欢喜喜地坐在旁侧,再一次询问,“宗队你刚刚在想什么呢?又有案子了吗?”

    “不是。”宗辞回答,“每一个出世的妖怪都是有登记的,哪里那么容易出案子?”

    “也是。”沈西完全相信宗辞的话,理所应当地点了点头。

    宗辞身上的淡漠感稍缓,他注意到了对方憔悴的脸色以及眼下的黑眼圈,转而猜测,“你有事?”

    沈西瞥了一眼宗辞,踌躇着开口道,“宗队,我有一件事情,想问问你。”

    宗辞闻言,毫无波澜地应道,“什么?”

    “我最近,一直在做恶梦。”沈西凑近一些,低声开了口。

    宗辞凝望着他,神色蓦然变得专注起来。

    也许是得到对方的无声回应,沈西终于放开了心结,“都是我小时候真实发生过的事情,我、我不太喜欢的事情一旦睡着就会开始,我最近没睡好。”

    沈西哭丧着脸。

    都说睡觉是最幸福的事情,可最近,他实在被折腾得太痛苦了。

    “你这样做恶梦多久了?”宗辞问道。

    “从岳君明的案子结束后。”沈西扳着指头数了数,准确回答,“七天。”

    宗辞敛住脸色,眼中闪过一抹寒意,刚欲开口。另一侧就想起了傅晟临和流火的声音,“开饭了,别聊了!”

    沈西的心思一下子移到了美食上,却又想知道自己的答案,一时有些纠结。

    “先去吃吧,迟点再说这事。”

    沈西想了想,觉得自己一时半会儿也不睡觉。

    不睡觉就没危险。

    “嗯!好!”他应道,飞快起身跑了过去。

    傅晟临的手艺一直是公认的,流火和沈西一个劲地吃得乐呵,就连宗辞也吃上了几口。

    宗辞向来忌酒,傅晟临知道劝不进他的酒,干脆转移了目标,一个劲地拉着沈西和流火干杯。

    别看流火小小个,酒量倒是一顶一的好。可这沈西,就惨多了。

    近日来的睡眠质量本就让他状态不佳,如今一喝酒,三下五除二就被两人给放倒了。

    沈西的脸颊微微泛着酡红,原本明亮的双眸带上了一丝雾气。他突然起身,摇摇晃晃地拿着啤酒走到宗辞的跟前。

    “宗队!喝酒!”

    哗啦一下,就大半瓶啤酒倒在了宗辞的身上。

    猝不及防。

    傅晟临和流火看见这一幕,大眼瞪小眼,惊得不敢说话。两人的心里同时划过一个念头:完了,沈西这回惨了!

    宗辞坐在原地,一言不发,眼眸如水深沉。

    黑色的衣料被啤酒打湿,黏在了皮肤上,反倒勾勒出了身材,隐隐约约透出一股性感。

    沈西盯着宗辞看了好久,眼神痴迷。

    两人就这样对立着,也不知过了多久,沈西居然破天荒地捏住了宗辞的下巴,一字一句认真道。

    “宗辞,你真的好好看哦!”

    明明真诚至极的话语,偏生出一种调戏感。

    被惊吓到的傅晟临和流火:???

    这回宗辞也完全怔住了,鼻端充斥着对方身上的清淡酒味。

    还好,不算反感。

    他停了半晌,微微撤离,把下巴从沈西的手中解放出来。哪知沈西又一次伸手,抵住了他的嘴唇,“诶,也是软软的。”

    宗辞神色一变再变,看戏的两人越发一声不吭。

    沈西莫名察觉到了危机感,打了个可爱的小酒嗝,丢下一句,“你别说话,我先走了!”

    说完,就以迅雷不及掩耳,变回本体。

    他看了看四周,认定了自己的‘狗窝’。屁颠屁颠地朝着沙发走去,中途还因为醉酒的缘故,啪嗒滑了一跤。

    等到靠近沙发,沈西伸开小短腿跳了上去,原地转了两圈,找了个舒适的姿势,埋头就睡。

    傅晟临和流火憋笑得都快岔气。

    刺激刺激!

    前一秒挖坑,后一秒睡倒。

    沈西你可真棒。

    宗辞回过神来,侧头看向对面看好戏的两人,神色漠然,“好笑?”

    两人齐刷刷摇头。

    “吃够了吗?”

    两人齐刷刷点头。

    “收拾干净,给我走人。”

    宗辞起身,直径走向浴室。被留在原地的两人不敢耽搁,手脚麻利地收拾完毕,相继撤出屋子。

    沙发上的沈西完全陷入沉睡。

    几秒后,他发出‘嗷呜’一声低叫,带着痛苦哀求。

    有些梦,又开始了。

    作者有话要说:啤酒:打扰了,宗队。

    【通知】本文要入V啦!明天上午十点!一发粗长更新等着小可爱们!恳请大家能够支持正版,订阅追文!届时留言红包回赠感谢~阿肆坑品保证,V后也会大家的喜欢而不断努力的!希望大家能继续在这里陪伴嘻嘻和宗队呀!

    【接档文预告】《全妖界都求我夸奖》:欢迎大家收藏!也请大家收藏一发专栏啊,争取早日破千(远大的目标!!)

    文案:小妖怪柏珥有着天生的特殊体质,但凡被他真心夸奖过的妖怪,各个都能增进修为。

    这事传出后,全妖界都疯狂了!就连柏珥的随口一句‘要做好事’,都成了妖界宗旨。

    众妖兢兢业业做好事,只求得到柏珥的夸奖,增进自身修为。

    晏斯时隔五百年修炼出关,才发现自己‘妖界首领’的头衔移了主。

    全妖界都追崇一只小兔子?

    晏斯不以为然:“呵,一个个的,肤浅!”

    可后来,晏斯也成了那肤浅的人。[打脸啪啪啪jpg]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